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天不打酱油

不做纯粹的文艺青年,不信完全的实用主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7.3.29倒影经典:卡农绝赞  

2007-03-30 15:06:29|  分类: 读书听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倒影经典-卡农绝赞

 

海天:欢迎大家收听每周四与您相约的倒影年华之倒影经典节目,我是主持人海天

子竹:我是子竹

海天:唉,子竹啊,你有没有发现这周的天气很不错啊

子竹:是啊,春天嘛,尤其是下午五点多的阳光,暖暖的微黄,照在校园里新生的花朵上。

海天:听着都让人陶醉了,这个时候再听着我们的倒影经典节目,静静地在花丛间散步,该是一种最美的享受了

子竹:虽然你说的一点也不谦虚, 但我没理由不赞同你。你所描述的和谐的确令人神往

海天:神往这个词用得就不太恰当了。这种和谐并不难得到啊,而是我们触手可及,充满着平实的温暖

子竹:但和谐却是人们世世代代的追求,哪能这么简单呢

海天:和谐当然可以简单了,比如听着我们的倒影经典节目,静静地在校园花丛间散步。正如一个简单的曲子,它的音符很简单,却是历史上最为和谐的曲子之一

子竹:说来听听

海天:这就是卡农曲啊

子竹:卡农啊……恩……的确,完美的和谐

海天:它并不复杂吧

子竹:的确。它的曲调一点也不简单,但真的是一种完美。

海天:咱们罗唆这么多了。咱们来听一首原汁原味的卡农曲,也就是帕海贝尔当年所作的原曲。

子竹:带你重温卡农的曲调

 

【卡农与吉格舞曲 5:22

 

子竹:每次听到卡农的旋律,都会有不同的感觉。

海天:刚刚听到的这首便是原汁原味的卡农曲了

子竹:虽然大家对卡农都有一定的了解,但我认为你还是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卡农曲,就像我,虽然知道这首曲子,但是并不明白卡农两个字的含义,甚至开始的时候我还认为它是一个人名

海天:那咱们就慢慢地来聊聊卡农了。卡农是一种音乐题材,它是典型的严谨音乐。

子竹:咱们做了三期的倒影经典,我发现我们接触的古典音乐大多都是你所说的“严谨音乐”

海天:这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啊,我们所听的古典音乐大多都是器乐作品,器乐作品当然不可能只有单独的一种乐器,一个声部。

子竹:钢琴曲不是一种乐器吗?

海天:但是钢琴曲并不是一个声部啊。正是因为器乐的多样,古典音乐就形成了一些规律来组织不同的乐器和不同的声部。卡农也就是一种

子竹:听起来蛮复杂

海天:卡农的原意是轮唱”,是一种模仿手法的复调音乐。

子竹:“轮唱”?我们在合唱的时候也有二部轮唱,甚至更高难度的三部轮唱。这个轮唱是一个意思吗?

海天:当然了,简单来说,两者不同的是,一方是乐器,一方是人声。不过还是有更多的区别的。

子竹:细细说来

海天:卡农的特点就是同样的旋律被一个或多个声部重复,这点和轮唱是很相似的。卡农的同一调和它的相关调在时间上也相互冲和,也就是同一旋律有同度或者不同的高度在各声部先后出现,造成此起彼伏连续不断的模仿,这点就是严格的对位法。

子竹:听你一解释就更麻烦了

海天:那还是简单的了解吧,它和合唱队的二部轮唱差不多

子竹:这样还是更容易理解

海天:说过绕口的音乐曲式。我们再来听一首卡农曲吧。

 

【室内管弦版卡农 5:22

 

子竹:很安静,但也很震撼

海天:这是一首室内管弦乐。听了这么些卡农曲,我们来了解一下卡农这首曲子的作者帕海贝尔吧

子竹:说实话,虽然我知道卡农的作者是帕海贝尔,但我没有听过任何一首除卡农意外的帕海贝尔的作品。他该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作曲家吧,只因卡农一曲而被后人所知

海天:这个太有讽刺意味了

子竹:怎么能这么说

海天:帕海贝尔1653年出生,1706年离世。在帕海贝尔生活的17世纪,他可是欧洲乐坛极有影响的作曲家。但他所做的大多都是教会音乐,现在人们已经很少提起他,甚至在谈及巴洛克音乐时,他都不被提起。

子竹:时代改变了人们的口味

海天:更有讽刺意味的是,帕海贝尔怎么也不会想到,与他那些堂皇巨制相比微不足道的只有5分钟长的卡农曲,竟然成为被后世演奏最多的曲子

子竹:真是悲哀

海天:但是我们应该相信帕海贝尔有他最值得骄傲的一个人,就是他的弟子

子竹:是谁呢?

海天:如果你说起17世纪,说起古典音乐,你会想起谁呢

子竹:巴赫?

海天:对了,巴赫就是帕海贝尔的弟子,而且他对巴赫的影响非常大。

子竹:如此来看,帕海贝尔一点也不悲哀,因为他给音乐带来了巴赫

海天:聊了这么多,该对卡农和它的作者有所了解了吧。下面咱们休息一下,听一曲钢琴二重奏版本的卡农

 

【钢琴二重奏版卡农 人气票选第一名推荐版 3:22

 

子竹:和谐得难以表达

海天:这个钢琴二重奏版本的卡农可是极具人气的啊。它是选自《卡农绝赞》这部专集,人气票选排在第一呢

子竹:原来有一部卡农的专辑啊

海天:是啊,为了纪念帕海贝尔诞辰350年,2006年,BMG唱片公司特别邀请全世界不同音乐领域的知名乐手、乐团 ,以15首不同编曲、配器与演奏曲格的卡农演出版本,本纪念这位音乐家,汇成这张珍贵的“卡农 绝赞”。

子竹:太好了,一共有15首精美的卡农曲呢。

海天:我们刚才听到的这个曲子就是选自这张专辑

子竹:这张专辑哪里可以买到呢?

海天:网络上就有啊,网络上有一个叫卡农爱好者的网站,里面有各种各样版本的卡农曲,还有诗歌,心得,等等。

子竹:一定是个很美的地方,它的地址呢

海天:卡农爱好者的网址是www.lovecanon.com ,也就是www.lovecanon.com

子竹:canon?佳能?卡农?

海天:非常巧合吧,Canon是卡农的意思,也是相机制造商佳能的拼写

子竹:我想佳能公司创办之时也是想达到卡农的高度和普及度吧

海天:如果我是佳能的老板,会很高兴听到你这句话的。来听一首人声版的卡农曲《何如,何处,何时》

 

“何如、何处、何时” 3:47

 

子竹:人声还是有种天然的磁性

海天:《晋书》里说丝不如竹,竹不如肉。就是弦乐不如管乐,管乐不如人声嘛。虽然不全对,用在这首曲子还是蛮贴切的

子竹:我有一种感觉,虽然卡农的原曲已经很优美了,但我们听了几首改编曲目之后,发现后人改编的曲目更容易入耳

海天:或许改编的本质就是为了让现代的人们更容易接受古老的东西,毕竟卡农已经400年了

子竹:400年,听起来真是无可思议

海天:说到改变卡农,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乔治·温斯顿,他改编的《D大调卡农变奏曲》被用在了一部韩国电影里

子竹:《我的野蛮女友》?

海天:对啊,在这部电影里,卡农曲配合电影的情节,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

子竹:好像很多电影电视剧都用过卡农呢

海天:对啊,不过最著名的应该是美国一部家庭伦理片《凡夫俗子》,它曾获得奥斯卡金像奖

子竹:看来卡农还是给许多经典电影带来了好运呢

海天:下面我们就欣赏一下凡夫俗子的配乐《尘世天使》

 

【尘世天使 4:21

 

子竹:尘世天使。若是知道它的名字再去听,真的会联想起现实生活的种种,比如一种感伤,一种默默的抗争,一种安静,一种升华

海天:还可以说它是对世俗生活的一种诠释。古典音乐的发展轨迹也是这样,慢慢地从高台楼阁走入平民,深入人们的世俗生活

子竹: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曲子是世俗音乐的代表

海天:舞曲。

子竹:为什么呢

海天:舞曲是一种最能让市民参与音乐的音乐体裁,在西方,舞蹈不仅属于Party,舞蹈属于家庭,属于酒馆。每一处都有舞曲,所以我认为世俗音乐的代表应该是各式各样的舞曲

子竹:卡农有被改编为舞曲吗

海天:我想应该有不知多少种的版本,不过我最近听到了一个,非常动人,甚至我有位朋友因此改变了对古典音乐的偏见

子竹:那力量可真是不小

海天:这是一首弗拉门戈舞曲版的卡农

子竹:弗,拉,门,戈,这种舞曲是那个国家的

海天:弗拉门戈舞曲说起来就有很多故事了,它是起源于西班牙南部地区安达鲁西亚的一种地方音乐,在其艺术发展过程中深受阿拉伯音乐的影响。公元711年起,阿拉伯人在七年内占领了西班牙大部分领土,直到1442年这片土地才重归西班牙,弗拉门戈音乐虽属安达鲁西亚的音乐,但纵观其和弦、旋律,无一不受阿拉伯音乐的影响。

子竹: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揉和的音乐

海天:当西班牙国王消灭了侵略者后,异教徒遭到了统治者的驱逐或逮捕,那些幸运逃脱的就住在篷车里,过着流浪的生活,这些吉普赛人在演奏弗拉门戈音乐时加上了吉它,增强了节奏色彩,孕育出早期弗拉门戈音乐的雏形,可以这样说:是吉普赛人创造了弗拉门戈音乐。

子竹:吉普赛舞女……这种在小说里经常出现的特殊群体,大概会跳弗拉门戈舞吧

海天:那下面来听听这首弗拉门戈舞曲版的卡农,也许你会随兴起舞

 【卡农佛拉门戈版 4:35

 子竹:非常有节奏感,如果我会跳舞,真的想跳起来

海天:尤其是吉他的伴奏,有种别样的风味

子竹:一个卡农曲,竟然可以带给人们千种不同的感受

海天:那你说都有什么样的感受呢

子竹:听卡农的原版,有严谨

      听钢琴版的,有安静和悠长

      听弗拉门戈版的,有强烈的节奏

海天:如果我告诉你还有玩世不恭呢。

子竹:玩世不恭?

海天:一种现代流行音乐的风格,可以把它演奏的极富动感,可以用玩世不恭的态度来演唱卡农

子竹:竟然有这样的事?

海天:前一段时间有个朋友给我听了一首歌曲《爱我卡农》,演唱者是一个叫丸子的乐队组合

子竹:如果以这种风格演绎卡农,改遭到你的反感了

海天:你看看,我可不是老古董。相反,我倒是挺喜欢。

子竹:那可真是意外啊。

海天:好了,不要再争论了,每个人都有对音乐不同的理解,节目最后还是要重复一下,海天和子竹非常愿意和您交流对音乐的感受

子竹:您可以把您的音乐感受发送到我们的邮箱  daoyingnianhuazzu@126.com

海天:或者登陆海天的博客,登陆有线广播网站 radio.zzu.edu.cn 点击主持人博客,再点击海天的博客,和海天分享您对音乐的看法

子竹:好了,看来有需要说再见了

海天:最后我们就在这首《爱我卡农》中告别吧

子竹:我们下周四再见

【丸子-爱我卡农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